师生作品

一位退休教师的故乡情

时间:2023-06-27 15:25:00   作者:刘协庭   来源:三湘法治网   阅读:32130   评论:0
内容摘要:在外从教四十年,回老家娄底市竹山湾定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物是人非,满目欣荣,一栋栋别墅耸立在竹林中,长松落落,卉木蒙蒙,鸡犬相闻,逢盛世,村民安居乐业。回家定居,家无田土,不可耕种,庭院栽花草,关门写诗文,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日暮田间走,晚间看新闻,攻行草......

在外从教四十年,回老家娄底市竹山湾定居,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物是人非,满目欣荣,一栋栋别墅耸立在竹林中,长松落落,卉木蒙蒙,鸡犬相闻,逢盛世,村民安居乐业。

回家定居,家无田土,不可耕种,庭院栽花草,关门写诗文,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日暮田间走,晚间看新闻,攻行草与国画,劳其筋骨,曾益其所不能,惯看秋月春风,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居老家,生活多谢近邻,没种一锄地,蔬菜四季供应。庭院硬化,亲友来做义务工,书画创作无场地,村委免费提供。邻居在庭院谈天说地,小朋友打闹追寻,带来欢笑,驱散了孤独与苦闷。尝酸枇杷,吃红梨子,花生带着泥土,味道纯正。质朴、直率的方言,憨笑中包含乡情,一杯浊酒又相逢,夕阳无限好,枫叶似火红。

故乡是童年的乐土,人生的大本营。小时候家里穷,光着脚看牛砍柴满山奔跑,扯笋跑遍了枫树湾和厚皮岭,砍柴天没亮就到了洪口里乌龟洞,那时代,生活艰苦,肚子总是荡荡空空,山上的沙参、毛竹笋、嫩荆条、草根、野果是我们的代食品。石板岭有条水溪,螃蟹、虾米、井泥鳅翻开石块,抓住生吃,填充肚空,增强体能,大山有情,造福生灵。

孟山背后有口山塘,水只有三四尺深。夏天,十来个小伙伴光着屁股跳进塘里,蛙泳、仰浮、潜水、打水仗,嘻嘻哈哈,搅浊了山塘。钻入水草间,惊起小鱼跳跃,抓鱼、摸鱼,又是满塘沸腾,山花烂漫,山水宜人,自然之美其乐无穷。

石板岭有大片毛竹,竹林繁茂,清新翠绿,阵风吹拂,连连竹叶,似青纱舞幔,竹林间花卉盛开,飘香的野花在竹林中微笑,与翠竹交相辉映,一阵春雨,竹笋纷纷钻出地面,在山坡上石缝间向你招手。我们一群小伙伴,钻入竹林,密密麻麻的笋,嫩嫩的,肥肥的,当你抓住一根笋咯吱一声扯出来时,那种幸福感无法形容,不怕荆棘横生寸步难行,只求满袋回家去表功。扯完笋在水溪里洗去手脚泥土,喝几捧山泉,在草坪上来几下少林童子功,舒活筋骨,比一比笋的多少,哼着无名曲回家,山之恋,山之情,无限风光在险峰。

少年时代,供销社收山货,金银花、黄姜、卜夏是我们的经济资源。棕皮棕柄可卖钱。蛇八角钱一斤,野兽皮三元一张,只要发现蛇与野兽大家齐心围捕,我们捕过二十斤重的狸狗子,捉过七斤重的黄衣蛇,挖过三斤多的黄鼠狼。二龙坟山捉银环蛇,孟山岭上追兔子,井冲里钓甲鱼,芙蓉峰上端鸟巢,陈家冲吃蜂糖,惊险万分,野趣无穷。一群山里娃,在大山里奔跑,在逆境中生存。成家立业,繁衍兴隆,一页风云史,记载着岁月峥嵘,梦幻了时空。

少年时代,奔赴他乡闯荡世界是志向,山那边有都市的繁华,人山人海,能施展才能实现理想,人应该有鸿鹄之志,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刘邦起于亭长,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的是豪杰。步入花甲之年,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回望故乡,那披鳞含结的老屋,有一种令人沉溺不虚妄之心的魔力。那木制楼梯凄婉的呻呤,那透过碧绿的竹林洒落的细细碎碎的阳光,那让人无法忘怀的带着淡淡清香的泥土气息,让你知道君自故乡来,人生不管路途如何颠沛流离,曾经沧海,又如何目迷五色,还是老家的风景让人笃定。那柴火腊肉让人刻骨铭心,那红薯米饭让人憧憬生活,那毛竹笋让人心胸透彻。孟子说,饥者甘食,渴者甘饮,是未得食之正也。

故乡是人心无以替代的熨贴,是人柔软温馨的源泉,无论你怎样春风得意,总失不了童年的那份单纯与美好。故乡,永远是一幅珍贵的水墨丹青画,永远是心灵依靠的港湾,走过山山水水,走过流年岁月,游子的跫音无论在何处,那一缕心头萦绕的乡思不会消减。那安详、宁静、不染纤尘的村落,当你走在弯弯的田间小路上,望燕子南归,看群山叠翠,你会感悟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看枫叶似火,落叶归根,鸟飞反故乡兮,狐死必首丘,那是乡愁,是水土,是文化,是人世俗说还休的永恒渴望。

离别家乡岁月多,近来人事两消磨,惟有芙蓉饶河水,春风不改旧时波。(刘协庭)


上一篇:端午感怀
下一篇:一跳背后的惊人秘密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