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师生作品 >> 文章内容

「亲情」是人世间的甜

[日期:2021-10-05]   来源:教育科学网  作者:左新建    阅读:68931次[字体: ]

  母亲于二0二一年农历八月十三日在家病卒,享年84岁。二0二0年七月中旬,她大病了一场:糖尿病发症!幸得我媳妇、四夫妇在身边,及时送医,到医院做康复,状态一天天向好里走。可每次去医院最多做十来天康复,他生死要回家,说是就这个样子了,別再花钱了。

  回家的母亲开始时很让人揪心:肾、脾、胃功能未复,说话含混,神志时有迷蒙,且口味不开,常常吃了就吐,体重一天天往下掉。经众人一力规劝,并到县医院接续康复,状态慢慢好些,说话清楚了,可以走路,日常饮食起居渐渐入常。只有一事仍让人担忧:不肯吃饭。常常是左劝右说答应了吃,食物做好了递给他,扒拉两下,或者应付两口,便推开了。“你要我吃得的,我的伢!”“我又不是个傻子,吃得还不吃呀!”她挂在嘴边用以解释的便是这两句话。

  上医院检查,照片,做CT,发现啥都有问题。于是医生叮告她:要放心吃,大胆吃,努力多吃。于是她诺诺连声:没事就好,我一定吃,一定吃!可回家临到吃饭,又是现话两句,故伎重演。

  每次我在外打电话说过两天才能回家去陪她的回答竟让我吃惊:“那好啊!我热烈欢迎你啊!”我出现在他面前,躺在沙发上的猛然爬起,拉了我的手用力地摇:“儿子回来哒!

  “人在世上亲情最重要。活着是亲人,啥时候走了就什么也不是啦!”母亲的话明显多于往常。现在什么都正常,就是肚子痛,吃不下饭。告诉我以前体重有120来斤,如今只60斤了!真真地对我说,有人告诉,今年是命途中的一道坎,跨过这道坎便没事了!我循声望,但见眼里闪着如水银般的泪珠,不肯落下!

  母亲的那番话让我心紧,我听出了话里令人伤感的別意。次日,我和大领了她去瞧老中医。那是很信任且瞧过多次的医生。一番望闻问切过后,医生说她的肠胃已近乎不能蠕动,叮嘱她一定要下决心多吃东西,不能让体重再跌下去。在母亲连连的应诺里,医生开了一堆特制的中成药,且如此这般告我以服法。我引了母亲将药拎回家中,如医生所嘱服侍他吃了一次。他休息了,我和衣而卧,心头益发沉重起来。我知道,母亲年以来,便多病缠身:冠心病,糖尿病……每日大把吃药,他的臟腑许是已被种种药毒给浸染了!迷蒙里,我仿佛看见母亲走在一道幽深的峡谷里。那峡谷道阻且长,看不见天光。步履蹒跚,踽踽地走,每一步都显着难。我大声喊,想引朝着有光的前头走,却怎么也喊不出!一阵心惊,我猛地坐起:原来是梦!梦醒处,心在乱跳,额头有汗,眼里是泪。

  为了母亲身体康健,一应生活尚能有序料理,我媳妇、姐姐、姐夫们也时常陪身边。我寄身长沙,还得经营自己的生活。我告诉母亲我先长沙有事,待过些时日再回家陪她沉吟着应了,并让我不要担心,要把自己的日子过好。预定的商务车来了,母子俩依依作別。车窗里,我瞧见颤颤地摇手,就如同一支残烛,燃了弱弱的光,在微风习习的原野里闪……

  一阵莫名的忧伤袭上心来。我知道母亲的病来得急而重,给的打击是难以承受的。可眼下的情状并非全然因病所致。是怀了对死的深深恐惧和对生的无限向往,也是怀了对儿孙的拳拳关爱和无尽牵挂。我仰叩上苍:人之命数果由天定乎?如果是,天亦认理亦有情,天当垂怜于母亲,加以生命的长度。我俯问阎王:人之寿数可假可换乎?倘若是,便将属于我之寿数折减了借给母亲吧,身为人子,我当报答如山般之厚恩啊!

  父亲长我32岁,他16岁以瘦小如孩童之身娶了与年、如花似玉的母亲,给了我们个孩子以生命。世事无常。哥哥于八年前染病仙去,只留下我条汉子个姐姐

 父亲的人生曲折艰难如长征般充满传奇。读了五年小学,12岁便扶犁使牛,耕耘起自己的生活。在其后几十年里,他的身份随了纷纭的社会变迁似魔法般变换。他肩挎算盘随当大队支部书记的爷爷去大队部。大跃进时他是大队会计兼团总支书,其后便在村供销店当售货员。00三年供销社企业改制后回生产队做了几年生产队,后来又当了公社几处电站工地的会计。

 我与父亲聚少离多。儿时他东奔西突,想见他一面得赶着母亲的脚跟了去。寒暑假是相聚最多的日子。每到那时,他便回家领着我去屋后面的山上砍柴。翻山越岭,父子俩挑着沉沉的柴禾担子往回赶。临到家时,我挑不动了。父亲便一径将我那“重重”的担子搭上去。我空了手随他走,父爱的温暖如甘露般洒满心头。一家老小的用度全要父亲一人承担要养活一家老小连同爷爷奶奶口人,自己还得生活,有多艰难。可他每次都重复着两句话:该花的钱坚决花,不该花的钱就省着花。我牢记了父亲这两句话,将每月钱都花在必须的学习和生活用品上。笔记本没钱买用白纸订,好书买不起就借来抄。专科学校里只添了一支英雄牌铱金钢笔,那是我由学校而商店往返三趟才做下的决定。毕业后我几经辗转,被推荐进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从事媒体工作。

 父亲于00八年农历七月十日边摔伤仙去,享年71可他生前编了一部“家庭会计学”,又搜罗所有词典,用两年时间将五万多汉字连同音解恭恭整整抄了五大本,说是要出一部“中华大字典”!五本书稿至今摞在我案头,我为未能达成他心愿而时时萦怀。我感念父亲,他以超常的执着和坚韧,托起了我通向未来的生命舞台。

  儿时遇有担心事,常捡块石头瞄着树砸去,心中设定的意念是,若砸中了,那事便会向好处去。昨日在美丽的雪峰山脚下,我怀了满满的期待重演了一回。石子出手,竟是准准地中了!我之心里充满欣喜!亲爱的父母:即便今天我们各自成了家,也为人父母但是在您们面前!因为您的孩子们都想永远是孩子!(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网 左新建)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