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师生作品 >> 文章内容

云上的雪

[日期:2021-12-24]   来源:教育科学网  作者:张雪云   阅读:36322次[字体: ]

/张雪云

冬至来了,尖风澌澌的。辽旷的天空里,流动着一些灰白的云。云层缺处,依稀露出远山朦胧起伏的轮廓。黛色小楼参差挂在山坡上,迷离蕴藉得很。几丛竹树,疏影横斜,拥了一大堆的寒色。
  该要下雪了吧?隐隐地,我盼望着一场薄雪的到来。
  在城里居得久了,我喜欢回到老家蓝溪,回到一些熟悉的事物上。在故乡的每一天,日子可追忆,可回想,简静而朴拙。在这样的天气里,如果下点雪,该另有一番况味。一场雪,可以轻描淡写的,覆盖这世间一切,包括一些远远的记忆。
  老街,一溜的青瓦黑房,瓦楞上几茎不知名的草在风中斜着。曲尺形的木柜台早已坍塌,上面积满了灰,风一吹,岁月的印痕便拂了去。窗棂上,木刻的鹿兽颇安详,清寂的莲花透出陈年的香。有细碎的人语从门缝里挤出,夹杂柴火的哔剥声与土灶上的青烟。从祝家坪的田埂绕过去,蓝溪的水依然蓝着,河滩边散落朴圆的鹅卵石子,捡起来几粒打水漂,“嗖”一声、两声,滩声长流,泠泠成韵,生脆的响声,贴了水面传出很远。
  门开处便都是山,目遇处也都是景。山不高,也不太翠,村子不大,也曾喧嚣过好一阵子。世事流转,山水风物依然如旧,只是少了许多的俏幽与雅致,包括乡人,也少了往昔的淳厚与风趣。见了面,寒暄客套几句,然后面带匆忙,各走各的路,各忙各的事儿。倒是老屋后的那棵棕榈树,常年翠色逼人,似乎与沧桑世事并无关联。我亲近它,它也亲近我,斜伸的伞叶在风中摇曳,娑娑的,吟弄出稀有的歌声,挺能让一个无岸无渡的归乡人,心底涌出暮云落日的柔软。
  云气忽散忽聚,风愈来愈细。薄暮时分,远处人家的灯火,渐次亮了,忽明忽灭变换出许多场景。每一栋屋,每一扇窗,窗内的每一个人,怕是都在编织或回味一个有关生存,或是生活的故事吧。只是,其间出入尘光的困苦与艰辛,外人很少知晓罢了。
  我不知下一个出场的,是雨,还是雪?对雪,一直情有独钟。因为喜欢,我也叫了一个有雪的名字。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仅仅,因了这朵来自尘世间以外不是花的花。似花,非花,似与不似间,很美,很妙,有灵气。
  我知道,这样的一瓣雪,云上的雪,她需要穿越楚辞汉赋,飘过唐诗宋词,飞渡千山万水,才会抵达繁华的尘世。曾经很多的日子,她偎依在素衣生香的怀抱,在江南梦逸的远方,云水声寒的陌上,把所有的忧伤忧伤过了,把所有的欢喜欢喜过了,然后,拥吻着寥远雪域中旷世的花朵,品味着秀影扶风的至美臻情,姗姗而来。即使读不懂年轮,读不懂困惑,有了她“质本洁来还洁去”的坚贞不渝,有了她高洁深沉的温婉和坚定,让尘世间的我们,不至于在重重叠加的日子里,心灵变得仓促不堪。
  半盏闲逸,几分清凉过后,我抬头看看天色,天依然阴沉着脸,没有雪或是将要下雪的迹象。我只能想象着窗外铺天盖地的雪,以及与雪有关的诸多场景。
  江南的雪,极轻,极柔,极静。晶莹,婉转,雅致,如诗如画。她应该是落日楼头的一首诗,舞榭歌台的一段曲,寻常巷陌的一个梦。当然,她也是一处红巾翠袖的才情,一袭淡妆浓抹总相宜的文化。润开在瓦楞、寂野、梦境,携带一个个云端的故事,细腻温柔地落下,以一种花的方式。
  塞外的雪呢,该是岑参的“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又或者韩愈的“谁将平地万堆雪,剪刻作此连天花”。当然,也一定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隆重和盛大。在云端,在树梢,在屋脊,在旷野,她纷纷扬扬,晶莹剔透,静怡宽笃,博大深厚。
  雪曾以各种形态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滋生出诸多寒冷之外的暖,“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昔去雪如花,今来花似雪”“雪月最相宜,梅雪都清绝”。她浓墨重彩过,清雅孤绝过,缠绵悱恻过。回望历史烟云,江南霁雪,大漠悲歌,无数的笙歌曼舞,无数的关山阻隔,无数的忧愁风雪,只余斜阳古道上,雪影空留,马蹄声碎,喇叭声咽。
  天继续在下雨还是飘雪的矛盾中徘徊,而我,对雪的初心不改。雪让我拥有“诗书重读伴雪夜,疏怀淡淡平常心”的疏淡和从容。但是,对于乡人来说,一场雪,一场寒,一场丰年,他们更在乎的是“雪盖山头一半,麦子多打一石”的实在。母亲想得更多的是,雪天的牛怎么过冬,牛圈里是否要加捆稻草,去年的棉衣是否能抵御住寒,该要缝得再厚实一些,有些倾颓的老屋,是否能承受得住大雪的负重……
  我实在应该为我泛滥的诗情画意而羞愧。在乡间,在这浮华疏离的净地,多思忖一些有关春天的事情,一些有关土地的事情。那些青青的绿绿的,由浅入深,由单调到缤纷,由浑浊到亮丽的色彩,田野的色彩和山川的色彩,足以风韵雅然整个广袤而辽远的大地。对于我的南方而言,雪不过是寻常日子里的点缀,甚至是惊喜。
  终究没有盼来雪,不知这飞舞的精灵挂在了谁人的眉梢?又落在谁的心头?但是,我想,雪一定会来,或者是在来的路上,就像天总是会亮一样。日复一日的我,守着初心,安静在乡野,安静在闹市,安静在每一个日出日落的时光缝隙。

 

相关评论